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蝶儿纷飞

境由心造 相由心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途中“趣事”【原创】  

2011-11-22 10:08:28|  分类: 行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行走在旅途的日子里,新奇、快乐、疲惫一直伴随着我们,时不时的还发生一些让人心跳的状况,给我们的旅行生活添加了生猛的佐料,说是趣事,想想现在还是心有余悸。

在新西兰的奥克兰,酒店里装饰的非常典雅,温暖的色调,柔和的灯光,静静的,似家般的温暖,就连吧台后的小酒吧里也都是窃窃私语般的低声交谈,和友刘在大厅里拍着看着,无限的感慨,窗外已是漆黑一片,虽然不舍,但也得回屋休息了,第二天还有行程。

刘突然一声“我的包,我的包没了!”我的心一下悬了起来,“包?包放哪了?”“就在这个沙发上”第一反映找导游,在国外,语言又不通只有找导游解决一切事宜。“快去找导游”,刘快速跑去找导游。出门在外,所有的证件都在包里,钱丢了到没多大关系,大不了不花,护照、身份证丢了就比较麻烦了。要不刘一个人留下,等待家里出具证明,补办护照,要不全团22人都走不了。一会刘回来,后面跟了一个女工作人员,皮肤微黑,有点象东南亚人。这人的中文说的不错,询问旁边桌子的几个外国人,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包。记忆里在我们照相的时候有二、三个外国人托着行李匆匆走过,还有二、三个人(是我们团里的)走过,都没有停留,应该不会。再次问刘“你到底背包没有?”刘糊涂了“不知道”,无奈,“在这等着”,我撒腿就往房间跑,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一样,地广人稀,房屋建筑都不高,但面积大,我就在酒店曲里拐弯的过道里跑着,那速度不亚于当年在班上跑接力,遇到团里一起出行的人,奇怪的问我“跑什么?”顾不上回答。开门进房一看两张空空的床,心一下沉了下来,真的丢了!在往里边沙发一看,一个包安然的在那,一口气松了下来,不免有点气,真想坐一会,让糊涂的刘多急一会,又于心不忍,跑回大厅。心情了然的我再看到刘时,刘一脸的焦急,邹着眉,本来就不白的皮肤似乎又暗淡了许多,眼里有着莹莹的泪光。朋友之间相处多年,一直听她说自己糊涂,这次真是见识了。

途中趣事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 
途中趣事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 
途中趣事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 
途中趣事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

   这次旅行,遇上了澳大利亚航空公司大罢工。一回国,朋友、同学、同事都在问“哟,你还回来了,没把你误在那,那里航空公司不是在罢工吗,你们没受影响吗?”看来动静还真不小,世界人民都知道。还真受到了一点影响,原本从黄金海岸飞往墨尔本那天,就因为黄金海岸的航空公司罢工,改到了从布里斯班机场起飞,所以凌晨2:00钟我们就要起床,2:30乘车前往布里斯班。

   黄金海岸的酒店就三层,但面积很大,里面象一个迷宫一般,顺着箭头指示都不太容易找到房间,出来没有标识的情况下,那就更困难了。

   因为知道不容易,所以和刘早早就出门,2:30除了退休编辑两口外其它人都到了,我们全都坐在车上等,2:40还没见人,渐渐的领队周汶撑不住了,开始进去找,再渐渐的车上男同胞都下去找,2:50还不见人影,周汶开始冒汗了,司机也是当地华人,说“不能在等了,在等你全部都要误机了。”3:00司机准备开车了,编辑两口子奇迹般的出现在大门口,编辑面色残白,不停的大口喘着气,噢噢的叫着,天啊,如果有心脏病,可能当场就会犯病的,全部人员迅速的上车,夜幕里只有我们这辆车急速的行驶着,周汶坐在我的临座,无声的哭了,紧张的全身发抖。如果我们误机,这对旅行社来说是一次事故,而且要承担十几万的损失,可想而知,周汶的压力有多大。

   事后听编辑的夫人对我们说,他们不到2:30出门,就在迷宫一般的酒店里转,就是找不着出口,他们就在酒店里喊“周导、周导”,门一扇扇的打开,半夜被噪醒的人很不满的看着他们,无奈语言不通,一扇扇的门又关上了,他们真是体验到了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感觉,两口子甚至还吵了起来,相互埋怨起来。

   还好,耽误的时间被赶回来了。到了布里斯班机场办理登机又很慢,布里斯班的导游小李说“没办法,他们就是这样,资本主义国家福利太好,人也很懒惰,办事效率很低。”办完凳机牌过了安检还有20分钟,几乎是一路小跑的上了飞机。

   坐好后,发现刘不在,看到我们最后一波也上来了,却没有刘,问“我们的人呢?”“在卫生间呢。”心想“这个刘呀,在哪不能上卫生间啊,非要遭到大家的一顿白眼才舒服。”我太乐观了,周汶欲哭无泪的说“机仓门关了”“啊!!!”我的天啊,我们全部人都在飞机上,只有刘一人在下面。国外和国内不一样,国内只要换了凳机牌一般都是要等的,而澳大利亚不是,到时间就起飞。大脑一片空白,人都傻了,怎么办?怎么办?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却看到刘奇迹般地在机仓门前出现了,天啊!原来她从卫生间里跑出来一看43号凳机口一个人都没有,她自己也慌了,忙拿出凳机牌给地勤人员看,地勤人员一看赶紧把她的凳机牌放在玻璃门上,向机上示意,飞机上一小伙子打开机门把刘放了进来。

   天啊!幸亏我的心脏够坚强,这一路走来,跟着刘一紧一松,一上一下的。朋友们在一起时说,下次如果朋友几个一起出行,得专门有人负责刘,我立马举手投降,能躲多远躲多远,我已经经历过了,让她们也尝试一下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