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蝶儿纷飞

境由心造 相由心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急救中心见闻【原创】  

2017-12-04 10:0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2017.11.21日中午接到父亲的电话,和哥哥、保姆小李一起将母亲送到急救中心。

母亲头天晚上还好好的,小李喂她吃了一碗面片,早上却连牛奶都喝不进去了,中午更是什么也吃不下了。从抽血心电图到CT,一通检查,心脏有问题,钾高,钠高。父亲是钾低,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吃着一锅饭,两个老人却是两个结果。医生说:“要报病危”,一听“病危”心一下紧张起来,哥哥却淡定的说:“到急救中心有几个人不报病危的,我都挂了几次黑牌子了”。

输液,母亲一直在睡,母亲的意识已被阿尔茨海默症剥离的干干净净,没有思想,没有意识,无法感知身上任何不适,还自己将脸上、身上抓出伤痕。面对这样的母亲,深感无助,医学上对阿尔茨海默症也是束手无策。

阿尔茨海默症不知道是不是家族病,姥姥是这个病,母亲亦是,我不知道是否会步她们的后尘,那天和友小聚说起这事,我说“我要写一份遗书,嘱咐的我家人,如果我失忆了,身体有了问题不要救,让我安静的走,活在世上保有一份尊严”。

急救中心内科抢救室是一个大房间,不时的有人被推进来,有人被推出去。母亲右边的床上,一位看不出是男是女的老人费力的呼吸着,每一次呼吸都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呼啸般的声音,床单下的身体单薄的似乎和床一般平,随着呼吸起伏着。左边是操作台,放着各种监测仪器。

一位老太太推了进来,她的女儿正在寻问护士,黑褐色的血便从老太太的嘴里涌出,这边惊呼“吐血了,吐血了”,老太太的女儿手忙脚乱的不知用什么擦,连忙给她递上了纸。老太太被推到母亲右边,插上各种仪器,老太太84岁,尿毒症,自己用剪刀将胸前做透析的管子剪断,采取了急救措施,不知又推到哪里去了。

一位老者七、八十岁的样子,面色灰白软弱无力的走了进来,护士让他到屏风后做心电图,心电图做完他的三个儿子用推车床将他推了出来,需要填写资料,采血。护士脚下生风的来来回回的走着,走过推车床提醒老者的儿子“肚子、脚都给他盖好”,老者的大儿子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,忙扯了被子给老者盖上。老者想喝水,三个儿子什么都没准备,对面床的人给了他一个纸杯,这才出去接了一杯水,又太烫。男人有的是力气,但照顾人还是缺少细心。老者腹泻严重,他的小儿子一身红工服,浓眉大眼,说话粗声大气,填写姓名时他说“我们的姓比较难写你就写一个同音就行了。”还真不讲究,自己的姓氏可以随便写,老者被推到隔壁的观察室去了,晚上他家请了一个陪护。

凌晨3:00,母亲这除了输液也没有什么事了,哥哥让我回家休息。

早上赶到医院,哥哥一人在,小李回去休息了,母亲的钾钠已经恢复正常,再输些消炎药就可以回家了。带来的5个纸尿裤全都用完,衣服也湿了,原本想早上可以回家的,还要继续输液,我忙回父亲家取衣物,好在父亲家离医院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。在衣柜里找母亲的衣服,家里电话响了,父亲接了电话,一个十来年不来往的旧相识走了,一大早接到报丧的电话总觉得不吉利,况且母亲还在医院,父亲神情落寞。

还没等我给母亲擦拭身体,嫂子和小李来到医院,我们一起给母亲擦了身体,换了纸尿裤。嫂子利索,风风活活,我在嫂子跟前总是显的很柔弱,跟不上她的节奏。

上午病房更加的忙碌,病人不断的进来,医生查房,护士交接班,整个病房噪杂。护士开始清房,每张床只能留一个陪护,小李留下,我在走廊,让哥哥嫂子回去休息。

一段时间后进病房,一下让我不适,整个病房竟然只有母亲一个,护士在操作台前闲聊,小李在看手机,“怎么没人了?”小李笑说“刚才都走了”。母亲依然在睡,液体只输了一小半,桌上还有两小瓶,看样子要输到下午了。

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,医院从来不缺人脉,生命从这里开始,在这里结束,时间或长或短。

再次进病房,吓我一跳,母亲右边,推车床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,一位年轻的警察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在推车傍忙碌着,忙走到母亲的床前。推车床上的男子很年轻,很强壮,并不配合,挣扎着起来,扯掉输液针头,大个年轻的警察竟然按不住他,女子尖叫着大声的说着听不懂的维语,应该是让男子安静不要动之类的,警察很费劲的用绑带将男子帮在推车上,男子挣扎着叫喊着,女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。幸亏母亲什么也不知道,不然真会吓着的。不知道这男子犯了什么事,身边只有一柔弱的女子。护士对警察说“你是警察,你应该让她通知家里,来几个人帮忙,不然呆会缝合的时候她根本按不住”。

走出病房,不能向围观似的盯着别人看。十来分钟,二十分钟再进去看看母亲,警察不见了,那年轻的男子安静的躺着,不知是药物作用还是情结稳定下来了,女子守在他傍边抽泣着,是男子的女朋友还是妻子?

在病房和走廊里来来回回,猛然见父亲住着拐杖从走廊的大门处慢慢走来,我忙过去扶着他“你还来干嘛,我妈输完液就可以回去了。”父亲气喘的说“我来看看,在家不放心。”让他先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休息一下,一对母女哭着从走廊走过,似乎在母亲的病房见过,父亲漠然的说“又死了一个!”前一阵老邻居的去世,今早的报丧电话,让我不知怎么回应父亲,扶他进病房看望母亲。去年母亲住院,父亲去看她,父亲说什么母亲还能应答,现在父亲说什么母亲已没有什么反映了。液体还有一小瓶就输完了,父亲见了母亲也就放心了,赶紧的回家,他要赶在母亲输完液之前到家。

推车床上男子依然平静的躺着,他的身边多了一位中年女人,边哭边气愤的说着什么,小李一直守在母亲身边,所以那男子的一切动向她都无比清楚,小李悄悄告诉我,那中年女人是男子的母亲,男子的女朋友走了,和他分手了,他昨晚在酒吧喝多了,把自己的手动脉割了,今早发现躺在路边,被送了过来,那年轻漂亮的女子是他的姐姐。

顿时鄙夷这男子,为情自杀!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吗?看看你身边的人,生命于你来说就如此轻薄,可以轻易的结束,一次失恋就让所有的信念坍塌,如此,救过来有何用?!

母亲的液体输完了,给母亲穿衣时,母亲不时的唤着父亲的名字,浅意识里还是有父亲的,生活了一辈子,镌刻在彼此的生命里。

哥哥将母亲抱到轮椅上,盖好被子,戴好帽子,推着母亲回家,到了楼下,见到一位老大爷,我并不认识,他看着母亲问我“这是谁呀?”我说了母亲的名字,他哎呀哎呀的……,哥哥抱着母亲上了三楼,我紧随其后,父亲回到家一直将门开着,哥哥将母亲放到沙发上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直喘,我都为哥哥捏把汗,哥哥身体并不好,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脏也不好。父母每次生病都是哥哥这样楼上楼下的背着抱着,听说老房都要安装电梯,如果能尽快实施就好了。

将母亲安顿好,急急忙忙回单位,小区里见刚才那位老大爷正在和父母家楼上的两位阿姨说着什么,一见到我两位阿姨立马过来“是你妈吗?”“是”“怎么回事?”回父母家经常可以见到这两位阿姨,我原本想说没多大的事,年纪大了各种机能都在衰退,可以看着两位比母亲小不了多少的阿姨,改口说“没多大事,就是有点炎症,输输液就好。”


急救中心见闻【原创】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