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蝶儿纷飞

境由心造 相由心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父亲母亲!【原创】  

2017-06-28 16:02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       母亲的身体状况每日聚下,越来越糊涂,每次回去看着日渐衰弱的母亲,心中的悲凉无以言表。

       那天下午办完事去父母家看看,母亲躺在床上,睁着眼,我说 “又不睡觉,干嘛老躺着呀,快起来”。走到床边将她扶起来,我和父亲说话,母亲时不时的插上一句,她已没有多少思维了,只是习惯性的重复着别人说的话。忽然觉得那日的母亲很漂亮,80岁的老人,白皙的皮肤(我很荣幸完全的遗传了母亲的肤色),脸上没有多少皱纹,眼角也没有象许多老人那样耷拉下来,双眼皮比往日加深了许多,满头黑白花发,清瘦的母亲,背光坐在床边,那样美,那样安详,我说 “妈,你今天好漂亮!” 母亲笑了。

       母亲走路已经比较困难了,现在也出不了门了,一柜子的衣服,穿不了几件,母亲节的那天给母亲一个红包,对母亲说:“妈,母亲节快乐!给你发个红包,你拿拿,呆会让我爸给你收着”。母亲拿着红包微笑着象孩子一般说 “红包”。保姆逗母亲 “阿姨把这个红包给我吧”。母亲赶忙着把红包递给父亲,我们都笑了。

       父亲和母亲吵吵闹闹一辈子,都已注入到彼此的生命里。母亲现已没有了多少记忆,我和哥哥回去时她也不见的能认得出,但对父亲是一种植入骨髓的依赖。一日三次保姆给母亲吃药打针,大多数时母亲都很温顺的配合着吃药打针,有时却执拗不肯吃药不肯打针,父亲过来说 “听话,把药吃了,把针打了病就好了”,母亲便立刻乖乖的将药吃了针打了。

       家里自从请了保姆,都是保姆和母亲睡一张床,便于照顾。但从今年起母亲睡觉总是不安生,闹的很,父亲便将母亲带到他的床上,母亲和父亲挤在一张小床上很快就安稳的睡了。冥冥之中那份对父亲的依恋,已是生命的执着。

       老小孩老小孩,活到老,活成了小孩子。每次我回去,父亲都要对我说母亲如何如何的,似告状一般,母亲也不完全糊涂,有时清醒一点就会和父亲争执,诸如 “谁气你了” “我没有说” 等等,父亲便说 “你看你看,她气起人来一等的”。我便笑着看着两个老小孩子。

       上周一日回去,母亲坐在沙发上,我和保姆坐在她边上,保姆说 “你看她这样,感觉什么都不知道,那天你爸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,你爸说‘我起不来了’你妈用双手推着你爸的背说‘我来帮你’ ”。瞬间眼里湿润了。唉!我的父亲母亲!

       前天在雅典娜正忙着测量管线,父亲的一个电话急急赶回家,哥哥已到,看母亲好好的坐在沙发上,怎么回事?原来保姆在卫生间帮助母亲接手时母亲的头向后仰着,呼吸不畅,致使痉挛,父亲下坏了,赶紧给我们打电话,电话还没打完母亲就缓过来了,保姆照顾过像母亲这样的老人,所以比较有经验。

       我安慰父亲 “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 父亲说 “怎么不担心,你妈走了我可受不了。” 说着落泪,心口一紧。父亲和母亲吵吵闹闹一辈子,现在母亲成了这样,有时父亲烦了对母亲说话也很难听,我们都不愿意。少年夫妻老来伴,80岁了,吵也罢,闹也罢,身边的伴不能少!

       我和保姆站在母亲身边,保姆说着母亲的种种,我问母亲 “妈,她说呢?”母亲微笑着说 “说我呢” 我笑了 “你还知道呀” 。我们走时对母亲说 “妈,我走了。” 母亲总会说 “好,慢点走。” 母亲也并不是完全的糊涂。子女在她心里是一种牵挂,一日为母这种情素便是终身。

       我的父亲母亲!



我的父亲母亲!【原创】 - 蝶飞儿 - 蝶儿纷飞
 
 
       
   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